生产队的驴

发布于 2024-03-13  15 次阅读


壬寅年秋,万物肃杀,寒风呼啸,菊花披霜人穿袄,似若有驴叫。汝言幻听?叹汝可笑,听吾细说其中奥妙。

今逢疫情,需双日核酸,上周核酸恰逢周六,学校遂推迟半天放假是也。此消息一出,闻者伤心,听者落泪。无论师与生,亦消除双方隔阂,同仇敌忾是也。可叹臂不比股之壮,只能含泪听学校之安排,失半日之假期也。

有一师曰昊,上穷碧落,下至黄泉,无一可及其倒霉者,可谓大冤种是也。同室之伙伴青,不幸因车祸入之医馆,虽感其不幸,但其课堂之事加之于昊。昊课业加重三分之一有余,日显案牍之劳形。今逢周六核酸,昊需带校车至营丘东南,返至家中已过午时三刻多矣。简餐,又需返校看管留守孩童至亥时,留守孩童甚闹,不从管教,楼道之内若脱缰野马,回荡之声如野狗乱吠,可谓唇焦口燥呼不得,叹其脑袋缺根筋。忍之许久,昊大怒,蹄之,生大叫,遂安静。唯杀鸡儆猴之计可以安之。次日,昊亦需复返营丘东南带校车返校,可谓周末假期休无可休,深感疲惫。

归校,复惊闻噩耗,青州疫情日渐严重,学校复开网课是也,因效果不佳,需部内单独开课统一管理,昊又徒增网课四节加之课表之上。加选修,昊之课表课时增至二十又二,惨惨戚戚,可悲可叹。吾与地主磨房之驴何异?古有浪人与城北徐公比美,今日有昊可与生产队之驴比累,生产队之驴尚有编制,可轮歇,享青储。吾仅食大饼,且无人递水,甚噎。

所幸周三课表上午无课,可调休,心中留有一丝慰藉。然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学校配档周三会议,调休无望。霎时间,怒发冲冠,一腔热血涌上心头,课堂之上遂谋与主任掀桌之计(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)。顷刻之间,于心中已过十八般武艺,只待下课之后与主任口吐芬芳(注:国骂只为渲泄心内愤懑之情,并不代表个人素养)。

铃起课下,生喜大呼,师亦大呼,撸袖赤膊欲为调休一战,半路遇娟,娟见本人怒发冲冠,拦之,告喜讯,五班课时可去其一。闻此事,怒气泄之,不复与主任掀桌之勇。入办公室,见佳雨,佳雨毛已捋顺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吾甚哀其不争。今有同事晓程,人美性温心甚善,救佳雨阿昊于水火之中,实乃亲人也。鄙人不善言谈,感激之情无可形容,记大恩于心中,至今后飞黄腾达必报之。

阴阳轮转,苦尽甘来,网课学生复归本班之内,吾亦得以周四调休,虽安排靠班事宜,不复之前累也。古人云: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观今日之师:成灰之后仍压榨,一把飞灰扬青天。可谓悲哉。

届ける言葉を今は育ててる
最后更新于 2024-03-13